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二章 大吃三惊

作品:骑砍风云录|作者:鲜花和辣椒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8-14 08:28:32|下载:骑砍风云录TXT下载
  高山堡距离科伦足有数天路程,索伦专程跑一趟可以说兴师动众。但来到后聊得却都是些闲散的东西,没表达出什么目的。

  李察感觉他似乎是闲极无聊,所以心血来潮出来逛一圈。直到索伦临走时,领主大人终于忍不住张口问道:“爵爷,真就走了?”

  原本正要上马的索伦扭头看着他,扔下随员和坐骑独自走向李察:“是不是觉得我叫人摸不着头脑?”

  “不至于,只是似乎很恣意随心。”李察用词比较委婉,没好意思直接说莫名其妙或者神经病。

  “是呀,是很恣意,甚至可以说是妄为。”索伦怔怔望着远方的地平线。

  “知道什么叫老混子吗?”索伦拍着自己的胸口,没等李察回答就自己做出了解释,“被按死在贵族苑苑长的椅子上动弹不得,就是老混子。”

  “因为上不去下不来,所以谁都管不了我,所以只要别太出格我就可以恣意妄为。”

  “我听说你发展的不错想来看看,所以扔下一堆公务不管,打马就来了。同样,我想帮帮无信者,感觉捅不出大篓子,随手也就帮了。”

  “得了吧,这已经是特权了。”李察羡慕得简直要流口水。

  索伦咧嘴笑了,似乎想以此隐藏自己那份无可奈何,但笑着笑着终究忍不住叹气。

  “是特权,但这是专属于老混子的特权,你又何必羡慕。”索伦忽然扯开衣领,使劲挠了挠脖子,留下一条条鲜红抓痕。

  同为私生子出身,李察和索伦却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。索伦选择融入家族换取支持,前期肯定顺利些,但私生子永远别想威胁嫡系的地位,最终只能在家族体系内找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位置安身。

  而李察被迫选择自力更生,起步难度无疑大了很多倍,好处是以后天高任鸟飞,再也不用担心被网住。

  “是不是后悔当初没单干。”李察心想要不你辞了那苑长,高山堡施法小组组长的位置给你留着。

  “也不是。”索伦从怀里取出金鼻烟壶亮了一下又收回去。

  “打个比方,我对巨河狸脑髓轻微过敏,但偏头痛又十分严重,所以不得在忍受过敏还是忍受偏头痛之间选一样。”

  “在抱怨脖子痒的时候……”索伦又伸手挠了挠脖颈和胸口,“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豁免了更难受的头痛,这就是选择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索伦走后不久,果然跟他说的一样,零星有见习骑士开始三五成群地来到高山堡。

  这帮青瓜蛋子明显是最容易忽悠的那种,从吟游诗人那听来了高山堡的名字就已经热血沸腾。

  满心以为能看到屹立在雄伟高山上的城堡,幻想此后几年进去学习成长,直到受封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。

  可惜他们只找到一座长满草窠的丘陵,要不是正赶上高山堡卫队出操,都未必能发现附近居然还有人烟。

  见到李察本人让这伙小年轻颇为激动,领主大人从他们口中得知,自己如今在吟游诗人那里还有个外号——血色开膛手。据说是因为常常浴血作战,而且手段极其暴力。

  不提这个瘪三气息要溢出来的外号,演武场上见习骑士们的表现也让李察大感失望。

  简单来说可以用一句话概括——步战被蛮子打得满地找牙,骑战又被半人马当狗遛。不到半个小时,斗志昂扬全变成了鼻青脸肿。用赫特的话说:优点是口号喊得挺有气势还行,缺点是没有别的优点。

  领主大人对待崇拜者非常宽容,挨个拍着肩膀勉励了几句。

  但青瓜蛋子一大特点就是脸皮薄,可能是觉得没什么颜面再待下去,连招呼也没打一个就灰溜溜全跑了。想必他们回到科伦以后,会用亲身经历继续宣扬高山堡战士的强大。

  安妮再一次带领商队来到高山堡时,已经又是十多天之后的事情。

  当时李察正在河边纳凉,怀里抱着一陶罐加糖甜牛奶,罐口插着根笔直的空心麦秸。奇丘坐在他肚皮上,小嘴嘬着麦秸正吸得起劲。。

  “大人,安妮小姐回来了。”尼赫鲁闲逛时遇上沃雅商行,免不得当回带路党人。

  商队在远方停驻,忙着从一辆辆重载马车上卸下物资,走到领主大人身边的只有安妮和穿斗篷的贴身侍从。

  安妮眼睛里面只有一种情绪,那就是难以置信。

  这是她第三次来高山堡,但此时此刻如果不是地形轮廓保持着熟悉的样子,她几乎要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。

  丘陵四周不知从哪移植来数十颗高大的乔木,好些领民的小孩正在里面追逐打闹,树下到处是姹紫千红的野花开得茂盛,卵石铺底的人工水道从中蜿蜒而过汇入怒涛河。

  河边原本只有齐膝的芦苇如今却长到一人多高,微风拂过沙沙作响,几个头上绑着毛巾的半身人弯腰在里面钻来窜去地寻找鸟蛋。不时惊得水鸟从中扑翼而起,留下一连串愤怒的鸣叫和鸟屎炸弹。

  “李察,高山堡的变化快让我认不出来了。”

  “哼不是会个土壤肥沃法术吗,反正废物利用下,种花种草都是疯长。”李察这样给她解释。

  安妮的第二惊是路上她居然看到很多矮人来来往往,男女老少都有,而且从高山堡居民的淡定反应来看,矮人肯定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。

  “矮人部落的战士快损失光了没法生活,来搭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”领主大人挠了挠头,“罗比也在,这小子昨晚上被赫特带着熬夜玩牌,现在可能还没起。”

  荒野是个凭实力说话的地方,如今的矮人已经失去了这种底气,再加上奇丘的存在,并入高山堡是必然的选择。

  “就知道你跟矮人之间肯定有密约。”安妮叉着腰忍不住有点生气。

  明明高山堡和矮人能结识还是靠她从中牵线,现在她却成了最格格不入的一方。

  “算不上密约。”李察伸手替奇丘抹掉了嘴角奶渍,不动声色地强行解释,“都是你走之后才决定的事,不知道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那……你现在又是在干嘛?”安妮看着李察,表情愈发精彩,活像是看到一只大癞蛤蟆正抱着复数只天鹅狂啃。

  也怨不得她大惊小怪——此时此刻李察正躺在一张宽大的藤条摇椅上,身后站着整整半打兔头人和山羊人少女,有的举着席板给领主大人遮阳,有的正用羽扇扇出阵阵微风,还有两个站在背后专心致志地为他松板筋。

  这两个种族的女孩身材和长相都非常娇弱可爱,各自的种族特征亦是平添风情。莺莺燕燕挤在一起,简直把那些花香鸟鸣又都比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