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十三章:回春堂

作品:大良医|作者:雪儿格格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24 08:15:51|下载:大良医TXT下载
  马令善此刻也拎着红纸走下来,后面两句他听得真切。

  “别急,师尊一定有所打算。”

  周恒点点头,回身看看前面的二层小楼。

  此刻医馆虽然小,不过也算是五脏俱全,看着自己置办的这一切还是非常欣慰。

  回家方法需要慢慢寻找,既然来到这异世,就要活得有声有色,这名字如若用他原来单位的人民医院,实在是不适合,那就借用一下外公家诊所的字号吧。

  “我想好了,咱们医馆就叫做回春堂,悬壶济世,妙手回春。”

  马令善有些激动,眼中有泪光闪现。

  “师尊医者父母心,好一句悬壶济世,妙手回春,这份心胸和眼界,令善佩服。”

  阿昌他们也赶紧朝着周恒施礼,就连薛老大,看他的眼光都有些不一样,似乎在咀嚼自己刚刚所言。

  周恒轻咳一声,“这是只对待百姓,当然如若对方家境富足,或是官宦人家,那就要另当别论了,该赚的银子自然不会少。”

  众人依然沉浸在周恒的那句话中,完全没在意后面说了什么。

  周恒看看天色,此时已经日光西斜。

  “行了时辰不早了,告示明日去贴,记着正门口要挂一张,也算是给咱们做个广而告之,阿昌负责招聘的时候记得说清楚,我们找来的人要干什么,制药的熟手可以留用,为人老实家境不好的更要留下,不熟悉也不要紧,这样的人更愿意卖力气。”

  阿昌称是,周恒稍微想了一下,见到药库门前的桌子上有笔墨,赶紧走过去,写了两行字吹干递给马令善。

  “你走的时候,拐一趟衙门,将这个字条转交给刘大人,名号定下来,还是要求一份墨宝。”

  虽然周恒没有明说,可马令善瞬间明白其中的含义,这是要打着县尊的旗号,大树底下好乘凉,这是最好不过的,瞬间精神抖擞,将字条仔细收好。

  “弟子遵命,这就去县衙。”

  周恒看着这个高龄弟子的背影,微微点点头,这个马令善不错,是个踏实的人。

  院子里的人,收拾停当也都撤离了,乌鸡也被暂时养在一个矮屋里,其他药材准备妥当,再宰杀也不迟。

  看着没了人,周恒回身瞥了一眼薛老大。

  “此刻没人了,说说你在济阳县看到谁了,是不是知晓哪个去卖的糯米藕,这人还是灵山村的人,或许是你的长辈?”

  周恒的话,让薛老大有些猝不及防,抬眼震惊地看向周恒。

  “你咋知道的?”

  “你这脸上都写着呢,一路都沉默寡言,还经常走神儿。”

  薛老大沉吟片刻,抓抓头发,这才说道:

  “你猜得不错,偷着出来卖糯米藕的,是我三叔公薛南盛的儿子狗娃儿和牙子,穿着蓝布围裙,上面刺绣着灵山村糯米藕几个字,生意好的不得了,价格和我们一样,五文钱一串,十文钱一根。”

  周恒点点头,他已经猜到,这人一定是薛老大比较敬重的人,不然他不会如此纠结。

  薛老大抬眼,看看周恒。

  “这事儿怎么处置?”

  周恒笑了,拍拍薛老大的肩膀。

  “别纠结,这事儿交给薛家族长处置就好。”

  薛老大叹息一声,“族长年纪大了身子不是很好,如若知道,我怕他生气,倒不是心疼三叔公,他确实该罚,可薛家族长在我和铭宇父母亡故的时候,对我们兄弟两个照顾有加,真不希望因为这个他生气上火。”

  周恒点点头,“其实这事儿也可不必处置,我有一个法子,让他们无法立足,之后只能自己离开济阳县。”

  薛老大一怔,“哦,你赶紧说说看,什么办法?”

  “只要派几个得力的人员,去济阳县售卖糯米藕就可以了,老规矩先尝后买,同时可以搞个活动,买两节送一串,你所说的薛南盛一家自然没了市场。”

  薛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,抓抓头说道:

  “得力的人我倒是有,不过就这样过去卖,他们就主动撤离了?我不信!”

  周恒在身上摸了摸,抓出一块薛老大找回来的碎银子,在掌心颠了颠。

  “要不要我们打个赌,就赌这三两银子的,他们如若没走,这银子是你的,如若他们走了,你欠我三两银子如何?”

  薛老大摇摇头,“不赌,只要能不通过族长,将这事儿解决就好,我这就去安排人去济阳县。”

  ......

  翌日,周恒起身没在院子里看到薛老大。

  叫来朱大勇问了一下,昨夜薛老大并未回来,周恒愣了愣,这是今天去济阳县了?

  周恒没再多想,直接去了朱筠墨的院落,庞霄似乎知道周恒要过来,站在门口,周恒赶紧见礼。

  “霄伯,公子可醒了?”

  庞霄微微点头,“公子在等着周小郎中,不对现在该叫周老板啦是吧!”

  显然整个清平县的各种动向,是瞒不过庞霄的眼睛,周恒笑了笑。

  “霄伯怎地如此生疏,无论何时我都是破庙见到的那个周恒。近几日有些忙碌,主要是为了打造一些器具去了济阳县寻找琉璃,给刘大人的妹妹手术所用,不过一直忧心公子身体,赶紧过来看看。”

  周恒这些话,其实庞霄已经打探的一清二楚,见他没有隐瞒也没多说什么,一侧身引着周恒入内。

  朱筠墨早就听到二人的谈话,坐在软塌上看向门口,周恒走近赶紧见礼。

  “公子这两日可好?”

  朱筠墨摆摆手,“无需多礼,快过来吧,按照时日计算,那寒蝉清神丹我该服用第二颗了,我们是否要找个人试试这个药力如何,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演了?”

  周恒摇摇头,“公子无需担忧,这寒蝉清神丹里面就是臭麻子,此物用来麻醉病患倒是可以,至于所有的作用,必须和那芩连清心汤同服才起效,您无需担忧,只是着人传出去公子最近总是嗜睡,神情呆滞,偶尔脾气暴躁砸东西就行。”

  朱筠墨起身来回走了几步,随即看向霄伯。

  “将我房内所有贵重的东西收起来,换上普通的茶盏和摆件,一会儿我就开始砸东西。”

  周恒脸颊抖了抖,这个朱筠墨和自己一样舍不得银子啊,瞥了一眼庞霄,周恒说道:

  “一步一步来就行,按照时日算,三日一颗,服用六颗起效最好,公子这些天还是少出去,至于大儒的课程可以停一下,就说身子不适,总是嗜睡即可,十日后传出去脾气暴躁砸东西。”

  周恒拿起矮几上的瓷瓶,数了数药丸接着说道:

  “第六颗寒蝉清神丹服用的时间,应该是九月十一,那天晕厥即可,将城中有名的大夫都找来,束手无策即可。”

  朱筠墨怔了怔,“晕厥?我自己装作晕倒是好办,可找来大夫这要如何掩盖,一把脉不是就露馅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