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六章:藏钱

作品:大良医|作者:雪儿格格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20 15:32:05|下载:大良医TXT下载
  周恒抬眸看向二人,“是,周恒知晓轻重,若无吩咐请公子安歇,周恒告退。”

  说着收起自己的手术刀,丢进急救箱,快步出了听雪阁,薛老大紧紧抱着银票匣子站在门口,见到周恒出来,赶紧快步跟上,眼睛不时朝左右瞄着。

  二人没说话,直接回了小院儿。

  周恒抓起桌子上的茶壶,直接朝着嘴巴里面灌,咕咚咚喝了半壶水,这才擦了擦嘴角坐下。

  薛老大虽然有些耿直,但绝对不傻,刚刚庞霄出来接人,他看得出那是大人物,整个院子都紧张起来,如临大敌般。

  这会儿看着周恒,他不免有些担忧。

  “要不咱们走吧,不在这梅园了,那朱公子不是已经痊愈了?”

  周恒摇摇头,“朱公子腿伤虽然痊愈了,还需后续治疗,梅园还要住几日,今日你那糯米藕的销量如何?”

  薛老大撇撇嘴,知道周恒不想说了,不说就不说吧。

  “销量甚好,虽然没到集合的时辰,却有人提前完成,我在杏林医馆看到你的时候,那人已回灵山村了。”

  “哦?如若是这般,那就无需均等备货,谁能卖得多,可以多准备一些,卖得多赚得多。”

  “嗯,昨日分了银子,一个个牟足了劲儿干着。”

  “村里现在多少人参与?是否都得了银钱?”

  薛老大掏出一张单子,上面勾勾抹抹写了几十个名字。

  “几乎每户都出了人,而且采藕、刷洗、灌米,这些都是妇人在做,一共有三十多人在做,都分到钱了。不过......”

  见薛老大欲言又止,周恒抬头看向他,这不是他的性格,如若犹豫一定是有什么事儿。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听说,东侧的济阳县有人也在卖糯米藕,围裙上同样刺绣着灵山村糯米藕几个字。那位客商说,口味与我们的相去甚远,似乎里面灌的大米,并非糯米,外面的桂花蜜也不香甜。”

  周恒一怔,这是出现盗版了,能短时间知道原料还有制作的过程,绝对不是食客能做到的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——内鬼。

  “知道了,这事儿当做不知道,不过让薛家族长暗中调查一下,村里一定有人私自采集莲藕,自行制作糯米藕出去贩卖了,至于此人怎么处置,让族长定,再有既然济阳县有人仿制,那么就派人过去卖吧,只是增加几个人手的事儿,市场不要浪费。”

  薛老大点点头,这样是最好的,村里那些年轻人,看着二狗子他们赚了钱,一个个馋得嗷嗷叫,如若给他们一个县独自去贩卖,远点儿估计也愿意。

  “成,这事儿明天我回去一趟和族长商议,对了这银票给你。”

  薛老大将银票匣子递给周恒,周恒刚刚只是远远看了一眼,赶紧将匣子打开,里面一摞折叠好的银票整齐地摆放着。

  翻开一张张看下去,这些银票总共是一千零八十两,周恒将银票再度收入匣子里面,心里面有些兴奋。

  幸福来得太突然,这些银子可以买一个稍小一些的铺子,至少医馆可以办起了。

  周恒起身,抱着银票匣子和急救箱站起来,薛老大以为他要出去赶紧放下杯子,跟着周恒朝厢房走去。

  周恒回身看到薛老大,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

  “不是去杏林医馆?”

  “休息一下,让朱大勇他们准备吃食,我们掌灯之后再去。”

  薛老大一脸的不解,“为啥?”

  周恒白他一眼,“清早就去县衙忙了一顿,然后遇到杏林医馆的事儿,回来就忙着给朱公子治疗,我这一天滴水未进,身上也脏的不行,换身衣衫洗漱一番吃点东西,休息片刻总行吧。”

  薛老大认真想了想,“行,那我去让朱大勇准备沐浴的东西,再吃食送来。”

  见他走了,周恒这才抱着东西回到房内,插上门闩,赶紧打开急救箱,将上层的暗格打开,银票留下一张八十两的,剩下全部藏进去。

  钱这东西,放谁身上都没有放自己身上放心。

  记得一个同事,外科有名的一把刀,找了一个小十二岁的女友,当初天天撒狗粮秀恩爱,买房子都用女友的名字,工资和存款都上缴。

  就在结婚前三个月,女友劈腿了,带着他买的房子,开着他买的车,和一个男人去自驾游。

  之后就玩儿失踪,房子也易主,工资卡所有的银行卡都被转走,然后人家发来一条微信,说是要分手。

  那货微信电话全被拉黑,这女友就消失了,很多人劝他报警或者找律师起诉,可是一想那样岂不是都知道他出丑了,为了最后一丝颜面,他还是忍了。

  周恒甩甩头不再多想,仔细检查了一遍,非常完美,打开无法发现,这急救箱落水都不要紧,完全密封。

  周恒换了一身衣衫,等待着晚膳。

  ......

  用过晚膳,窗外天色已经黑下来,周恒在薛老大的催促下,跟着上了车。

  他们直接去了医馆后院,一敲门德胜开门的,见到周恒二人有些惊喜。

  “周公子,掌柜的醒了。”

  周恒点点头,没有过多的惊讶,甘露醇和止血芳酸用得如此及时,这会应该醒了。

  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,二人跟着德胜,直接去了黄掌柜的房间,一进门就看到马大夫给黄掌柜喂药,不用过去看,一提鼻子闻就知道,这是自己那个方子。

  马大夫放下空碗要施礼,周恒一摆手。

  “无需多礼,黄掌柜醒着?”

  马大夫点点头,“说话没问题,就是一侧身体没知觉,头也不大疼了。”

  周恒坐在床边,看向黄掌柜,果然他张开眼睛看向自己,这会儿还算听话,老老实实躺着没有动。

  “多谢公子救我,刚刚听听马大夫说了,老夫是脑中出血,这病症只是在医书上听闻可治愈,从未见过谁能苟活的,今日没想到老夫竟然如此幸运,真的是感触良多啊。”

  周恒看着黄掌柜,其实对黄掌柜不是仗义执言,只是看着他深陷困境就想到自己,这才出手相救。

  “恭维话别说了,今天来也是跟黄掌柜交个底,那裴四儿已经被处置了,今后就是个废人,不会过来追逃债务的。”

  黄掌柜躺在榻上抓住周恒的手,“多谢周小郎中,不过经历了一次生死,我想明白很多事儿,人是绝对不可以和命争的,黄家后继无人,如今我又如此样子,虽说这是个局,可事实是房产已经是梅园的了。”

  周恒要说什么,黄掌柜抬手,示意他稍事休息一下,随即接着说道。

  “医者的仁爱之心,你更胜一筹,为了救我差点儿受伤,老夫感激不尽。再者银子是你省下的,所以这医馆,今日起已经易主了,这铺子就是你周恒的,只是那杏林医馆的牌子,我还要带走。”

  周恒怔了,这什么情况,刚刚有人送巨款,存款数额不断高升,此刻这是要赠与我医馆,这都是什么神仙操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