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五章:特殊嗜好

作品:大良医|作者:雪儿格格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20 15:26:16|下载:大良医TXT下载
  庞霄一脸的笑容,看着甚为求亲切。

  “邹大夫多虑了,这药按时喝的,只是前两日主子淋了雨,偶感风寒,这不刚刚好,身子有些弱罢了”

  邹大夫点点头,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,语重心长地说道:

  “邸下的病症自幼就有,这几年虽然没有大犯过,却还是有凶险的时候,再者痫病一次重过一次,邸下如今已经十六,医术上有记载痫病之人能过二十者,万不足一,万勿松懈。”

  庞霄赶紧抱拳施礼,“邹大夫放心,老奴知晓轻重,这药不可停歇。”

  听到庞霄的保证,邹大夫点点头,朝身后的小童摆手,那人解下身上的背包,在矮几上仔细地打开。

  里面是一个个包装仔细的纸包,随后邹大夫从衣袖中掏出一个暗红色的瓷瓶,递给庞霄。

  “这是寒蝉清神丹,每三日服用一颗,用温热的黄酒送服,如若痫病发作直接舌下含服一颗,可开窍还神。”

  周恒翻了一个白眼,这名字起的倒是很高大上,今后要多借鉴,不过这货为了骗朱筠墨吃药,煞费苦心啊。

  庞霄赶紧双手接过,仔细收好,朝着邹大夫施礼。

  “多谢邹大夫赠药。”

  邹大夫一脸淡然,起身微微颔首。

  “请邸下好生静养,夫人说了,不求您如何进益,学识还要精进的,不能丢了宁王府的颜面,邹某这就告退了。”

  庞霄怕朱筠墨恼了,赶紧接话。

  “邹大夫不休息一日吗?府中已经收拾好庭院了。”

  邹大夫摆摆手,“不了,车马就在门口等着,就此别过。”

  “邹大夫慢走,霄伯送一下邹大夫吧!”

  朱筠墨算是忍住了,庞霄躬身引着邹大夫出了房间,周恒见门关上,这才从屏风后面出来,只见朱筠墨脸色铁青,显然气得不行。

  周恒一脸的疑惑,刚刚没仔细想,现在才觉得不对劲儿。

  “刘医正的侄子,怎么和他不是一个姓氏?”

  朱筠墨想了一下说到,“好像是邹大夫的父亲行二,随了母亲的姓氏,具体的要问萧伯。”

  周恒点点头,看来刘医正的母家也是举足轻重的人家,不然在古代很难能让孩子随母姓。

  朱筠墨一脸的愤恨,瞥了一眼门口的方向。

  “先前只是觉得这邹大夫可疑,这会儿可以断定他早已被收买,那药断不敢吃了。”

  周恒没说话,打开一包草药查看起来,这药倒是没什么特别,一样一样辨认后捡出来摆好,越看越是心惊。

  “这里有黄芩、黄连、麦冬花、茯神、丹参、牛黄、菖蒲、远志,此方为芩连清心汤,清心开窍,化痰安神。治痰火扰心,癫狂烦躁。确实可以安抚心神治疗痫病,不过无病男子长期服用,会郁结心神,并且会影响......子嗣。”

  周恒的话音未落,庞霄已经开门进来,后面两句话他听得真切,一脸惊讶走到近前。

  “影响子嗣?怎么个程度?”

  周恒知道古人尤其是高位者,对这个极为看重,试想一个京中位高权重的世子,没有子嗣那简直是天大的笑柄。

  “服用时间超过一年,今后将断了香火,只是不知这药,每月是否一样!”

  庞霄赶紧凑到近前,仔细看了周恒捡出来的各种药材,一脸的惊慌。

  “一样,完全一样,在最初主子可是吃了一些时日......”

  朱筠墨这会儿也急了,一掀被子坐在榻边,被剪了半截的裤管不断晃动着,赤足踩在榻边的脚踏上。

  “周小郎中你倒是说啊,别让我着急!”

  周恒想了想,朱筠墨已经十六岁,古代这个时候,可是有近身丫头伺候的,不过他并未看到朱筠墨这里有什么婢女伺候,一水儿的男子,莫不是有什么别的嗜好?

  可这如何问得出口?

  周恒犹豫了一下,看着朱筠墨问道:“世子可有梦遗?”

  此言一出,换做朱筠墨愣怔了,看向庞霄。

  “梦呓?我睡觉不说梦话啊!”

  庞霄咳了一声,凑到朱筠墨耳边低语了几句,朱筠墨脸上变换了几种颜色,稍显尴尬地摇摇头。

  “暂无。”

  庞霄说道:“主子身边暂无婢女伺候,如若歌舞升平,京城那面又该落人口实了。”

  这个理由算是个理由吧,不过这个偶尔有一次很正常啊,满则溢嘛!

  算了不纠结这个了,“霄伯将那药给我看看!”

  庞霄赶紧从怀中掏出那个瓷瓶,周恒接过打开,倒在掌心一颗,豌豆大小的乌黑药丸,有股淡淡的怪味儿,并非普通丸剂的味道。

  周恒将急救箱打开一个缝隙,摸出一把手术刀,将寒蝉清神丹放在一个碟子里面,用力切开。

  啪嗒一声,随着刀落,药丸儿一分为二,庞霄盯着周恒的动作,看到分开的药丸,眼眸一眯。

  只见那药丸中心的位置已经不是黑色,周恒用手术刀的尖端一挑,一颗红色的半颗药丸掉落,此刻房间内充斥着刺鼻的味道。

  朱筠墨掩住口鼻,“这是什么味道?”

  周恒将那红色的半颗药丸,切下来芝麻大小,放入口中。

  庞霄一怔,“周小郎中快吐掉,这还不知道是什么药啊,如此尝试太过危险了!”

  周恒摆摆手,吐掉了口中的药渣,抓起一个幸存的茶盏漱漱口,这才说道:

  “这是臭麻子提炼的药丸,少量使用可治疗口眼歪斜跌打损伤。不过这里是十成十的分量,并且还进行了提纯。”

  “臭麻子?”

  周恒点头,看向一脸不解的朱筠墨。

  “臭麻子无需提纯,两三颗就可让幼童丧命,成人二十颗致死,这种臭麻子的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做曼陀罗花,有麻醉作用,比如世子之前的手术,我给你的腿就用了类似的药物,所以不会疼痛。”

  周恒举起药丸,送到朱筠墨面前,接着说道。

  “像这样将臭麻子提纯,配合之前那个芩连清心汤服用,效果叠加,开始会头晕无力,不出三五次,没有痫病也会倒地昏迷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,这中毒的症状,与痫病完全一致。”

  朱筠墨一拍软塌,“此妇人心思歹毒,这是要至我于死地啊!”

  周恒垂头不语,说明白就好,这个不好发表感言的,不过朱筠墨也够惨的,亲爹不疼,嫂子歹毒,唯一的侄子还是自己的竞争对手,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。

  不过宁王能将庞霄放在朱筠墨身边,想来也是为了保护他的,只是有些看不明白缘由。

  庞霄将药丸收起来,随后将那些草药整理好,用包袱皮裹紧。

  “主子稍安勿躁,幸亏有周小郎中,不然咱们也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,既然对方让主子病发,一定是有所动作,还要从长计议,毕竟这清平县还是安全的。”

  朱筠墨点点头,“霄伯说得对,我暴躁了。”

  庞霄朝着周恒躬身施礼,“周小郎中今日多谢你了,黄掌柜还需你照拂,尽力救治才好,如若这个时候闹出人命,对我家主子百害无利。”

  周恒知道,这是送客的意思,赶紧躬身施礼。

  “霄伯之托,周恒谨记,那我就去准备一下,晚些还要去杏林医馆一趟,如若世子有事可以派人去叫我。”

  庞霄点点头,“还有一事,出了这听雪阁,没有世子,没有宁王别院一说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