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:快让他赔银子

作品:大良医|作者:雪儿格格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06 09:22:07|下载:大良医TXT下载
  湖畔,细密的雨滴敲打在荷叶上,两个披着蓑衣的男子脚踏草鞋,用力拽着鱼竿。

  “哥,你用力些,似乎钓到一条大鱼。”

  “闭嘴,来用力拉!”

  二人扯着竹木鱼竿,身子向后倾斜,用力蹬踏着岸边的石头,朝岸上一步一步挪着。

  随着拉扯,绷直的鱼线似乎无法承受重力,砰的一声断裂了。

  二人应声摔倒,鱼竿已经飞到远处,年长的魁梧男子一骨碌身爬起来,直接跳入水中,那鱼似乎已搁浅,刚刚他看到水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飘出水面,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,伸手在水中一阵摸索。

  岸边的少年揉着屁股,快步追过来。

  “哥,你瞧见鱼了?”

  “一起摸,那鱼似乎力竭,刚刚没怎么挣扎。”

  瘦弱少年一听,瞬间吞着口水,也不去管那宽大的袖袍,伸手就在水中摸去。

  三两下胡乱的抓,鱼没有摸到,掌中似乎抓到一冰冷的软物,双臂用力将此物拽出水面,看到掌中的一只手臂,瘦弱少年惊叫着将其丢回水中。

  “啊......死人啊......”

  魁梧男子一巴掌拍在少年头上,压低嗓音吼道:

  “闭嘴,还不救人!”

  此时他已伸手摸到水中人的衣衫,用力一提,将水中人捞了出来,那少年此时也反应过来,赶紧帮着魁梧男子将人拽上岸。

  一到岸边,二人也已脱力,手上一滑,水中那人直接摔在地上。

  瘦弱少年喘着粗气一脸的惊慌,拽住魁梧男子的手臂。

  “哥,我们报官吧.....”

  ......

  二人带着浓郁鲁东口音的言语声,仿佛嗡嗡叫的苍蝇挥之不去。

  周恒想要聒噪的二人闭嘴,可是完全动不了,四肢百骸传来的痛,让他意识渐渐清醒,一些记忆渐渐闪现在眼前。

  半个小时前,周恒在急诊接到常务副院长的电话,滨海路鹰嘴崖路段,发生多车追尾事故,有车辆落崖,死伤非常严重,让他带队前往救援。

  他抓着一个铝合金的外伤急救箱,带队赶往事发地,惨烈的现场,有很多车横七竖八堆在一起。

  当周恒朝一辆变形的事故车辆跑去时,突然一阵耀眼的光芒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从那车子处传来。

  一阵巨大的热浪,将他抛向悬崖下,耳边充斥着风声爆炸声还有呼喊声,他脑子一片空白。

  还未等他落入海中,一道黑影砰的一下砸在他额头上,周恒脑子嗡的一下,瞬间没了知觉,直接落入海中。

  此刻回想起来,那爆炸如此巨大,崖边的车辆和人员也不能幸免了,难道自己这么幸运,没炸死落水还被救了?

  ‘砰’一下,周恒被重重摔在地上,张嘴一口水喷了出来。

  “咳咳......”

  随着一阵呛咳,空气再度充入肺中,火辣辣的疼痛再度传来,不过这次已经集中到额头上,周恒一想瞬间明白了,这是落水前被砸到的那处,想来是自己的急救箱。

  “活的,竟然没死?”

  听到这声呼喊,周恒想要张口骂他,不过眼皮还是无法张开,似乎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,他非常懊恼,努力尝试睁眼,不过还是没能成功。

  魁梧男子伸手探探周恒的鼻息,摇摇头叹息一声。

  “落水久了,似乎还是不能过气,快将这小郎君的双腿搭在我肩上,用土办法倒立控水试试吧。”

  瘦弱少年赶紧动手,抓起周恒的双足,搭在魁梧男子的肩上,一脸担忧地看着兄长。

  “哥,这办法行吗?”

  “死马当作活马医吧,此时报官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说着站起身,周恒听着他的说辞,就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,这特么是想要医治自己吗?

  这是要谋杀啊!

  溺水之人最忌讳倒挂控水,虽然在古来有用控水法救治成功的先例,不过这样控出来的水,大多是消化道的水,而溺水之人,之所以无法呼吸,大多是因为大脑缺氧,并非气道被水阻塞,要尽快清理呼吸道进行心肺复苏。

  记得去年湖南教育厅就已经发话了,将小学课本中关于溺水救治中控水法删除,当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,还刷上百度头条,这说话的人,莫不是个傻子?

  正在想着睁开眼,看看这傻缺,周恒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瞬间血涌上头部,整个人已经被倒着背了起来,随着魁梧男子的奔跑,整个人不断猛烈地摇晃。

  周恒怒了,拼劲全力张开口,未等说话,哇一口水喷出。

  瘦弱少年瞪圆了眼睛,一脸兴奋地惊呼道:

  “哥,这法子似乎有效,小郎君吐水了。”

  魁梧男子听闻,更是一顿奔跑,不知过了多久,周恒已经觉得毫无力气,魁梧男子才将他放在地上,对这次是轻轻地放下,并非丢在地上。

  周恒知道,自己如若再无反应,这货还会二度背着自己奔袭,用力咬住舌尖,钻心的疼痛,让周恒闷哼了一声。

  这一声哼,引起二人的注意,魁梧男子喘着粗气,胡乱拢了拢周恒脸上糊着的头发,半张惨白瘦弱的面庞入目,抬手拍拍周恒的脸颊。

  “小子你醒了?”

  周恒的眼皮缓缓张开,眩晕感还未散去,似乎胃中全是水,一张口就要再度呕出,强忍住这份恶心感,努力开口说道:

  “麻烦......麻烦你打120,送我去医院,我需要输氧......”

  “哥,妖儿零是谁,这小郎君为何要打他,难道是害他落水的歹人?”

  瘦弱少年说完,惊慌地捂着嘴巴,魁梧男子满眼的警告。

  “铭宇,休要胡说!”

  这样的对话太怪异了,一会儿歹人,一会儿小郎君,显然这小郎君是称呼周恒的,一时间他脑子有些衔接不上,这是拍戏,还是遇到两个傻缺?

  周恒瞬间瞪大眼睛,入目的二人,一个貌似十四五岁的瘦弱少年,身披蓑衣头戴斗笠,身上穿着宽大的衣袍,袖口打着补丁,脚上蹬着草鞋。

  另一个五大三粗满脸胡茬的男子,穿着窄袖的黑色短衣,腰间扎着同色带子,头上的发髻已经歪斜到一侧,上面插着一根木簪子。

  周恒的呼吸有些不稳,目光快速落在二人鬓角和额顶,这头上没有粘胶的痕迹,并非佩戴假发,显然是原生的头发,如此打扮还有说话的方式,难道这是......古人!

  这个判断将周恒吓到了,难道......难道我穿越了?

  雨滴落在周恒脸上,能够清晰地感知那份冰冷,舌头上还隐隐作痛,显然这不是在做梦,按照小说中的描述,穿越九成不都是在床上吗?

  小厮姬妾左右服侍,红木大床雕花窗棂,到了周恒这里怎么就是溺水的惨状?

  “小郎君,你是何方人氏?”

  周恒内心是抗拒的,难道说实话我是来自2019年,估计这两人立马将他再度丢入水中当做妖孽溺死,周恒摇摇头,虚弱地说道:

  “我不知道?”

  瘦弱少年同情地看向周恒,这个小郎君先是被歹人所袭,后又落水险些丧命,看着他蓬头垢面,浑浑噩噩的神态,自家哪里人都不知道了,莫不是痴了?

  “那你可曾记得自己的姓名,我和兄长可以在周边村镇帮你打听一二!”

  “周恒。”

  “周恒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少年身子颤了颤,随即蹲在周恒身前,快速伸手将周恒脸上的长发全部拨开,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,随即看向那魁梧男子,一撇嘴哭了起来。

  “哥,就是这家伙将我们谷仓烧了,害得我们没了粮食,毁了房,还饿着肚子吃出来捕鱼,快让他赔银子啊!”

  周恒一怔,这是什么情况,前一秒还在那里要帮自己找家,怎么看了一眼自己的容貌,说翻脸就翻脸了,难道他对这张脸很面熟?

  要知道周恒也是奔三的人了,虽然忙于工作,没交过女朋友,但是该懂的不该懂的他都懂啊,来到这里怎么可能有人相识,这不是开玩笑。

  不过现在身子虚弱,再者这是哪儿,他们都是什么人,周恒一概不知,这时候对着刚毫无意义,该认怂就认怂,小命要紧,低头不丢人。

  周恒想及此,一脸茫然地看向那少年,带着颤音疑惑地说道:

  “我们相识?”

  “不相识我怎知你叫周恒?你在我家谷仓掀翻油灯,使得整个谷仓瞬间被点燃,那里存着的麦子,足足四十二石啊,这些是帮着村中众人存放的田赋。如今田赋尽毁,你还逃之夭夭,众人只能先将口粮凑出来补了田赋缺口,可如此一来,村中众人已经无粮可食,此时你问我是否相识,休要猖狂,也莫管你是否痴傻,走我们去见官......”

  说着那少年就要冲上来,不过被那魁梧男子拦住了。

  “铭宇休要动手,你是要考取功名的人,此事若见官对你不利,愚兄来教训他。”

  说着伸手拨开铭宇的手腕,铭宇则松开了周恒的衣襟,抓住魁梧男子的手臂,二人争执起来。

  周恒一看看二人互相争执不下,一翻身想要站起来跑,这是最佳时期,可是还未等他完全坐起来,被二人一推搡啪叽一下,一翻身趴在地上,整张脸差点儿再度没入水中。

  这一摔,让周恒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,肚子也不断鸣叫起来,此刻才感知到,胃肠中已空,此刻正在火烧火燎地疼,不行这时候的状态太差,就这哥俩的体力,他跑不掉,如若此时激怒二人反倒不好。

  心下打定主意,周恒晃悠着支撑起前臂准备站起身,不过看到湖水中的半个倒影,他动作一顿,赶紧匍匐在河岸的石头上,仔细看向那水中倒影。

  一张稚嫩的陌生面孔,发髻垂在一侧,歪歪扭扭似乎随时都要散开,额头正中间有一个硕大的包,表面已经破溃。

  周恒蹙眉,那人也蹙眉,他微微闭上眼,忍住心中的震撼,调整了一下呼吸,莫要慌不就是穿越了,还算好穿到一个少年的身上,如若落在那魁梧的糙汉子身上,不是也要活下去?

  周恒一翻身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,看着依旧争执的二人,用最大的力气喊道:

  “别争了,还想不想要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