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抢生意

作品:农门福女|作者:闷神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0-10 05:39:40|下载:农门福女TXT下载
  老家的事情张月娥他们毫不知情,信上,宋春花只说刘招娣生了个闺女,生下来瘦瘦小小的,让张月娥忍不住心疼了一会,她一想到,刘招娣怀孕的时候,张口闭口就是老徐家的大孙子。张月娥就忍不住替这个孩子担忧,只希望徐有志是个拎得清的。

  不过,公婆虽然最偏向她相公,但是对徐苗还是不错的,希望,徐有志也能像公婆学习,好好待那小丫头。

  老家的事情张月娥看过一眼就撇下不看了,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忙活,她刚下几天馆子,结果就不得不被迫中止了,因为朱雀大街上,又新出了一家买羊肉汤的,偏生价钱比她便宜两文,别小看这两文,积少成多,一个月下来,也能省下不少呢。

  一开始张月娥还不知道这个事呢,只不过她原本小半天就能卖光的三大桶羊肉汤,突然之间就卖不动了,直到中午过后,她才将羊肉汤卖光。

  如果只有偶尔的一天,这还没什么,可是接连三四天都是这个样子,最后还是小肖子看不下去了,早上喝羊肉汤的时候将这件事告诉了她。

  “老板娘,你也别着急,做生意都是这样的,人家看你卖这个卖得好,就全都有样学样了。”

  张月娥笑笑,“我不着急,他卖他的,我卖我的,嘴长在别人身上,大家想喝谁的都是他们的自由,那家羊肉汤若是好喝又便宜,大家都去喝他的业无妨,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。实不相瞒,我娘之前还写信催我,让我把这摊子收了,好好养胎呢。”

  “就是,我大嫂又不靠这个赚钱养家,熬羊汤全都是她自己闲不住,那家羊肉汤若是真的能将我大嫂挤兑的不摆摊了,我还当真过去谢谢他们去,我这喝羊肉汤喝的都腻歪了,正好想缓缓口味呢。”徐苗也笑嘻嘻的说。

  小肖子被张月娥的话说的魂不守舍的,他眼神不由自主的向下看去,“老板娘你怀孕了呀?”

  “嘘,这才几个月,你可别给我往外瞎传去。”

  小肖子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然后抹了一把脸,朝张月娥点点头,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跟别人说。”

  等小肖子回了自己的摊子,徐苗才凑过来小声的说,“大嫂怎么办啊?生意都被别人给抢去了!”

  张月娥好笑的看着徐苗,“怎么?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早就喝腻了羊汤,盼着我早点被人挤兑关门吗?”

  徐苗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张月娥,“我这叫输人不输阵,咱们在着急,怎么能让别人看出来呢?你没看见吗?小肖子好几次看咱们的眼神都不太对,我估计啊,那羊肉汤没准就跟他有关系呢,他刚才过来估计是来探听虚实的!我咋能让他看出来啥呢?”

  “你这都是跟哪学的啊,我咋没看出来小肖子是人家派来探听虚实的?”张月娥笑眯眯的说,一点也不见着急。

  “还用说嘛?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,而且,这消息就是他告诉我们的,别人咋不说呢?就他知道?而且,我看到他好几次偷偷往我们这边看,还竖着耳朵偷听,没准就是想要偷学呢。”徐苗煞有其事的说。

  “按照你这么说,他的确有些可疑,不过不碍什么,嘴长在食客的身上,他们觉得哪家好吃就吃哪家的呗,咱们不用管他们,若是真的被挤兑的没有生意了,按照你说的,我还可以歇一歇,你也不用每天陪我出摊了,也不用天天喝羊汤了。”张月娥故意调笑的说。

  徐苗皱起眉头,“那咋能一样吗?咱们不想干了是咱们的事,可是别人把咱们挤兑的没生意,拿咱们不就是落荒而逃了?这不行这不行,咱咋地也得捍卫我们的身份!”

  张月娥见徐苗越说越离谱,实在是忍不住了,终于笑出了声,“咱们是啥地位啊?”

  徐苗瞥了张月娥一眼,“还用说嘛?当然是朱雀大街最好喝的羊肉汤啊!”

  张月娥拍了拍徐苗的额头,“你也说了,咱们是朱雀大街最好喝的羊肉汤,咱家羊肉汤不好喝吗?”

  “那还用说?!”徐苗下意识的挺起胸膛。

  “那不就完了?咱家的羊肉汤好喝,可是食客更愿意买别家的。这是咱们控制不了的,嘴长在别人身上,铜板也在别人的口袋里,咱们卖自己的羊肉汤,剩下的就不是咱们能管的了。”张月娥是真的觉得无所谓,不就是个羊肉汤吗,虽然每天她摆摊卖羊肉汤赚的也不少,可是新鲜劲一过去,再加上婆婆一直催促她收摊别卖了,张月娥也有些意兴阑珊。

  所以,第二天小肖子就发现,张月娥只熬了两桶羊肉汤。

  小肖子趁着张月娥不忙,一边喝汤一边问张月娥,“老板娘,今天只熬了两桶羊汤啊?”

  “是啊,这不是生意少了么,我就少熬一桶,两桶卖完了我就收摊。”张月娥根本就没有受徐苗昨天的话影响,依旧笑脸迎人,只不过心里也忍不住嘀咕,这小肖子对他们家的羊肉汤生意的确是过分关注了。

  没想到,小肖子听闻她每天只熬两桶羊汤之后立马就急了,“只熬两桶?!那多可惜啊,肯定有好多人喝不到老板娘的手艺了,他们若是还想喝,岂不就要去那家羊肉汤喝了?老板娘你这是把生意往外推啊!”

  徐苗用勺子敲了敲木桶,“哎哎哎,我们家卖几桶羊汤管你啥事啊,你这么着急干啥?”

  “我,我这不是怕你们家被那家给挤兑了吗?”小肖子结结巴巴的说。

  “什么挤兑不挤兑的,大家爱喝哪家就喝哪家的,今天喝我们家的,明天就能喝他们家的,不过想喝我们家的以后可得请早咯,卖完这两桶我们就收摊咯。”张月娥说完狡黠的朝徐苗眨眨眼睛。

  徐苗想到昨天大嫂跟她说的话,她深吸一口气,在心里默念,算了算了,不能计较这么多,我不生气,我不生气!

  旁边的人听到张月娥这么说,十分认同的点点头,“要我说啊,老板娘要不你也跟他们学学,把这个价钱在降降,人家卖八文钱一碗,你也卖八文钱一碗吗,我之前去他们家尝了,可没有你们家这羊肉汤卖的香,就是胜在价钱便宜上了。”

  “真的啊?还真是谢谢你了,不过我们家徐苗说的也有道理,生意不好正好就关门算了,我这羊肉汤值十文钱一碗,有人想占便宜,就有人更加追求味道。”后面的话张月娥没有说出口,但是在场的大家都明白,追求味道的人才是真正识货的人。

  “说的好!老板娘,给我来三碗羊肉汤!”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将食盒放在推车上,忍不住给张月娥喝彩。

  这人张月娥见过,他最近这段时间经常过来买羊肉汤。

  “还是老规矩,羊肉和汤分开放?”张月娥麻利的接过食盒,从里面拿出来三个盅,将羊肉汤盛到里面,然后又将切好的羊肉放在盘子里,最后还放了一些香菜在边上。这香菜还是她一开始来府城种上的,现在已经长成了。

  那小厮模样的人拿着食盒,然后笑嘻嘻的说,“老板娘你可千万别收摊不卖了,你要是不卖了,我们家少爷可就没得吃了!你可不知道,我们家少爷嘴刁得很,前两天听说新出了一家羊肉汤,就让我去买了一碗,结果您猜怎么着?”那小厮环顾了一下四周,见大家的耳朵都支棱了起来,顿时满意的说,“我们家少爷尝了一口,直接就给吐了!不仅如此,还把我给骂了个狗血临头,说我给他买什么不好,给他买了一碗泔水回来!因为这事,我还被我们家少爷扣了半个月的月钱,老板娘您说我冤枉不冤枉?这羊肉汤也不是我做的,人家做的不好喝,这怎么能怪我呢?!”

  这小厮说的好不凄惨,可是张月娥莫名的想笑,“您是挺冤的,行了,您也被在着难过了,人家的羊肉汤怎么样我是不知道,可是我们家的羊肉汤可是货真价实的好汤,这碗羊肉汤算我请你喝的,也不能白让您为我说半天好话不是?”

  那小厮接过羊肉汤,嘿嘿一笑,“我说的这可是实话,可不是为了这碗羊肉汤,老板娘你去尝尝就知道了,那羊肉汤啊,寡淡无味,全都靠辣椒和胡椒的味道撑着呢!偏生我们家少爷还是个不爱吃胡椒和辣椒的人,这不,他一口白汤喝下去,那羊肉汤不就露馅了吗?”

  这小厮说的话,听在别人的耳朵里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他们倒不是没有怀疑这小厮有可能是张月娥请来的托,不过很快,他们就打消了这个猜测,老食客基本上都见过这小厮,从前段时间开始,基本上是天天来,每次来都拿着食盒,一天三碗羊肉汤,那是雷打不动的,另外一家羊肉汤还没开张的时候,这小厮就在了。看那食盒的精致程度,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,更有眼尖的人,从那食盒的样式上就已经猜到了这小厮是哪家的了,只不过没人多嘴说出来而已。

  这小厮说的这番对话,一直坚定不移的食客好似找到了个共鸣一般,纷纷称赞张月娥做的羊肉汤好喝。还有一些摇摆不定的人,就起了验证的心思,他们倒要去尝尝那家的羊肉汤,在不放胡椒粉和辣椒的情况下,那味道到底怎么样!

  不过,这可跟张月娥没有什么关系了,她今天只准备了两桶羊肉汤,所以很早就卖光了,将东西收拾好,然后让徐苗在这里看这车,她则去找卖羊肉的小贩了,既然以后都只卖两桶羊肉汤了,那这羊肉肯定就不需要那么多了,她也要告诉那小贩一声,今后给她少准备一些羊肉。

  等张月娥到那小贩长待的地方,却没有见到那小贩,只看到一个身穿羊皮袄的七八岁的小孩蹲在那里,他面前有背篓,背篓里装着几斤羊肉和几根大骨头。

  “小弟弟,这卖羊肉的小老板呢?”

  那小孩抬起头,“你找我大哥?”

  “那小老板是你大哥?”张月娥眉毛一挑,仔细观察那小孩的长相,这么仔细一看,还真的跟那买羊肉的长得有一些连像。

  “我们家那边闹羊瘟,死了好多头羊,我大哥在家没过来,让我过来给你送羊肉来,一共是十斤羊肉,送你两根棒骨。”那小孩说着吸了吸鼻子,估计是等的太久了,有些冻着了。

  “闹羊瘟?”张月娥眉毛一皱。

  那小孩见状赶紧解释了一句,“不过你放心,给你送的羊肉都是新鲜的好羊,我大哥把生病的羊跟好羊都分开了,就因为忙活这事,他才没能过来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担心这个,你哥哥我还是信得过的,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给我送的羊肉都是现杀的羔羊肉,我只是担心,闹羊瘟了,你家这羊肉还能不能供应的上了。”张月娥将自己的担忧说出口,虽然她每天要的不多,可是她是卖羊肉汤的,少了这羊肉却是不行的。

  “这个我哥哥有交代我,我哥说让你不用担心,我们家好多羊呢,现在只有几头羊生了病,其他羊都好着呢。”那小孩赶紧解释,好似生怕张月娥不买他们家羊肉了一般。

  “那好,我知道了,你回去跟你哥哥说,以后我们只要八斤的羊肉,羊骨头多要一些,每斤羊肉按照四十文的价钱,若是可以,明天辛苦你,帮我把羊肉送到朱雀大街,到时候我请你喝羊肉汤。”张月娥伸出手想要揉揉那小孩的脑袋,但是却反应过来那小孩头上戴着个羊皮帽子,最后她只好耳朵红红的收回了手。

  将拿来的背篓交给那小孩,背篓里放着钱袋,钱袋里是今天的羊肉钱,她怕小孩弄丢了,便连同钱袋也都给那小孩了。并且还叮嘱他,“拿着这个赶紧回家吧,这钱袋你别打开,回家之后再看,你放心,绝对不差你一文钱的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一会捉虫~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