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100章大康盛世

  陈扬领悟了般若智慧之后,便觉得整个人的精神层面得到了升华。

  当初,看仙界是遥不可及。

  如今,即便是到了仙界,他也能成为一方大佬了。

  当年,仙界通道是畅通无阻的时候。凡是修炼到了一定的地步,到了天位境,基本上就能沟通仙界。然后被仙界大能吸入门下,好生培养。

  当时的地球上,造物境的大佬乃是屈指可数的!

  但如今就不同了,天道杀劫以及灵尊的催动,气运不断降临!

  便如乱世造英雄一样,一个个天才横空出世!

  陈扬之后便与黑衣素贞道别,他回到了天洲。

  黑衣素贞则继续待在伽蓝殿中,暂时,她只是想静修。

  因为陈扬的星辰石也已经集齐了,所以黑衣素贞也没什么好操心的了。

  未来的事情,尽力即可!

  陈扬也因为已经完成了星辰石的任务,他也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。

  不过内心之中,始终萦绕悲伤。

  父亲的死,给他的打击是不可磨灭的。

  只能静待时间将一切的伤痛抹平!

  侯府里,阳光明媚。

  这是早上十点,陈扬坐在庭院里的大槐树下的一张竹椅上。

  这样的早上很是惬意。

  抬头看,是蓝天白云。

  这还是一月底!

  二月才是农历正月,才是过年的时节。

  大康皇城上上下下都洋溢迎接新年的喜庆气氛。

  陈扬看着那槐树下有蚂蚁爬过,他不由感慨这生灵的奥妙。

  有比蚂蚁还要渺小百倍,千倍的生灵,它们传承千万年!

  有如陈扬这样的生灵,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

  陈扬自得其乐,这样的一个上午,让人欢喜。

  就在这时,儿子陈念慈走了过来。

  他搬来了茶几和座椅,然后在陈扬面前坐下。

  并帮陈扬泡好了茶,恭恭敬敬的奉上,道:“爸,这是我亲手给您泡的仙茶,您尝尝。”

  陈扬欣慰一笑,接过茶,说道:“好!”

  喝过之后,陈扬夸赞道:“果真是好茶!”

  陈念慈说道:“您要是喜欢喝,我可以天天给您沏茶!”

  陈扬一笑,说道:“真是个傻小子,你的人生才刚开始,今后还会有很多的精彩。不需要每天都在我身边尽孝的……再说,你爸爸我又还没老。”

  陈念慈也一笑。

  他的眼神中忽然有一丝复杂的意味,他看了陈扬一眼,道:“爸爸,您已经原谅了爷爷,对吗?”

  陈扬微微一怔。

  “其中的恩怨,爷爷早已经全部跟我说了,所以我都明白!”陈念慈补充说道。

  陈扬点点头,说道:“嗯,你知道了也好。反正现在,你也已经长大了。时间过的真快啊,这一眨眼,你都成了个大小伙子了。”

  陈念慈说道:“可我还是不懂事!”

  陈扬微笑,说道:“你已经很懂事了,很多孩子,如你这个年龄,正是叛逆的时候。儿子,爸爸是以你为荣的,所以,你也不要妄自菲薄。”

  陈念慈从内心深处感到快乐。

  这世上,还有什么要比父亲的肯定来的快乐吗?

  陈扬又说道:“刚才你问我是不是原谅你爷爷了?当然,当然已经原谅。其实,儿子怎么有资格去原谅父亲呢?在很早之前,我心里其实就不怪他了。只是,你奶奶的死,一直都压在我心里。我觉得和他亲近,这是对你奶奶的不公平。所以,我只能疏离。我每次和你爷爷见面便都是剑拔弩张,我也累,你爷爷心里也不好受。你爷爷这个人,一辈子孤傲,倔强。我其实很后悔,他生前,我对他,也太不好了。”

  陈念慈说道:“爸爸,你别怪自己。爷爷希望你能快乐的,这点我是肯定的。”

  陈扬当然也知道。

  他微微一笑。

  他不愿意在儿子面前表现出悲伤来。

  忽然,陈扬又想起一件事来。他说道:“我最近看你和莫语之间,好像尴尴尬尬的,是不是闹别扭了?”

  陈念慈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他还是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。

  “怎么了?”陈扬本是随意问问,这小家伙们之间的事情,他做家长的自也不好插手的。但现在,念慈这般表情,陈扬倒是引起了重视。

  陈念慈欲言又止。

  陈扬一笑,说道:“好啦,你们孩子之间的事情,不想说,爸爸也不会勉强。”

  陈念慈苦笑,然后说道:“上次语妹妹说她之所以对我好,是因为爸爸您的缘故,是因为对您感恩。”

  陈扬一怔,随后恍然大悟,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他顿了顿,笑笑,道:“感情的事情,我们做长辈的是不便插手的。况且你还小……但有一点,念慈你要知道,你和莫语是不同的。莫语从小经历了很多苦难,而你从小是在我们的庇护下长大的。她虽然比你小一岁,但心智要比你成熟很多。况且,女孩子本就早熟一些。”

  陈念慈点头,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陈扬笑笑,道:“明白就好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本来吧,很多事情,还不适合跟你说。不过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,所以说说也无妨了。爸爸的话,你姑且听之,好吧?”

  陈念慈说道:“嗯嗯,我知道。”

  陈扬说道:“你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,爸爸和你交流,也就不再将你当做小孩子。爱和情都属于欲望中的一种,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欲望。但欲望这个东西,一旦放任,就会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欲望是一头老虎,你要学会将这头老虎关进笼子里,在适当的时候放出来,满足自己。但不能让这头老虎去咬伤别人。”

  “你爷爷的身世你也清楚了,他的本体叫做陈凌。这位前辈是宅心仁厚的,也曾经救过我的命。是救过好几次……有机会,我会带你去见见。他和你爷爷是长得一模一样的。凌前辈一直很忙,对子女的管教很少。他有个儿子,叫做陈嘉鸿,后来爱一个女子爱到了痴狂不能自拔的地步。也因此做了很多的错事……”

  陈扬说道:“爸爸看着你,就想起了陈嘉鸿,也特别害怕你重蹈他的覆辙。你喜欢你语妹妹,这很正常。但你要做到,尽力去争取任何你想要的东西,但前提是不伤害他人。你现在是男孩,并不能算是男人。真正的男人,是要能够承担责任,承受孤独,承受痛苦的。不被痛苦,责任压趴,那才是真正的男人。”

  陈念慈肃然受教,他说道:“爸爸,您放心吧。您的教诲,我都记在了心里。我是陈念慈,是您的儿子,将来我还有弟弟妹妹,我更是长兄。我明白我肩上的责任和担当,也绝不会困于儿女情长。我是喜欢语妹妹,但我现在还不值得她喜欢!”

  陈扬哈哈一笑,说道:“念慈,你是我的好儿子,爸爸真的很高兴,也以你为荣。爸爸相信,将来你的成就一定会在爸爸之上的。”

  父子畅聊,高兴至极!

  沈墨浓一直都在房间内倾听,她心里也感到欣慰。

  有夫如此,当然高兴!

  有子如此,更该高兴!

  下午的时候,镇国候府迎来了一位客人。

  这位客人正是……唐凌!

  他的到来,可以说是陈扬的意料之中。

  唐凌单独跟陈扬见面。

  就在书房里面。

  唐凌感到万分愧疚,一进书房,他便要下跪。

  陈扬拦住了唐凌,淡然说道:“唐兄,何必如此呢?”

  唐凌红着眼说道:“因我这一家子,累陈扬兄你几次涉险不说,现在有累死令尊,我实在是无言,无面目来见你。也许,你觉得我前来求死,是惺惺作态。但陈扬兄,我……我唐凌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啊!你打我,骂我,如何惩罚我,我都毫无怨言的。如果你要我死,我立刻就死。如果你要留着我的狗命,我必定此生为陈扬兄你做牛做马,毫无怨言!”

  陈扬说道:“唐兄,不必再说这等话了。”

  他跟着说道:“事情已经发生,再怪你,也无济于事。况且易地而处,我会做和你同样的选择。我今日失去了父亲,更明白这种痛苦。小蓉儿和念慈是师兄妹,我怎能让小蓉儿去承受丧父之痛呢?你现在是有用之身,我们还要一起抵御地球之劫呢。别提这事了吧!”

  陈扬的大度让唐凌更加汗颜。

  “陈扬兄,今后但有所命,唐凌无敢不从!”唐凌深深鞠躬。

  陈扬微微一笑。

  有的人在经历苦难之后,会想要将自己的苦难加诸于他人之身。

  有的人在经历苦难之后,会特别理解他人的苦难。

  毫无疑问,陈扬是属于后者。

  大年三十转眼即到,年三十这一天,陈扬等人全部受邀进皇宫庆祝新年。

  太子轩之宇就是孩子王,带着众师弟妹们快乐的玩耍。

  全城在这一天放出绚烂的烟花,皇帝轩正浩设立花市,在花市上还有水龙舞表演。

  全城狂欢!

  这种狂欢并不止是在大康的皇城里。

  全国上下,都在进行这种狂欢。

  大康的盛世已经是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步。

  轩正浩引用了部分科技便利进来,但并未破坏天洲的整体风貌。有些东西,是不能胡乱变化的。

  大康的安全,更是不用担心。

  没有那个国家有狗胆敢来侵略大康。

  大康的军队是来守卫秩序的,要是打仗,直接派出高手即可!